现在时间:
最新热门
最新推荐
位置:首页>> 媒体看栾>> 村级集体经济发展的“栾川探索”...
村级集体经济发展的“栾川探索”
编辑:侯豫炯 发表于:2018-07-11 点击:正在读取
原文出自:  中国·栾川网       转载时请注明出处和作者
龙潭村建设的游学教育基地已到收尾阶段

  阅读提示

  这几天,栾川县石庙镇龙潭村党支部书记郝跃川心情格外激动,因为再过几天,他们村新建的游学教育基地就要竣工,这一工程的投用,将让村里实现集体经济收入零的突破。

  实施乡村振兴战略,是党的十九大作出的重大决策部署,是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的重大历史任务,是新时代做好“三农”工作的总抓手。而发展壮大村级集体经济,是强农业、美农村、富农民的重要举措,是实现乡村振兴的必由之路。

  栾川,这个位于伏牛山腹地的贫困县,自2017年被列为全省扶持村级集体经济发展试点县后,正在探索一条切实可行的村级集体经济发展之路,成为乡村振兴的助推力量。

   1 村级集体经济发展有了启动资金

  作为龙潭村的党支部书记,郝跃川一直在琢磨,如何能把村里的集体经济发展起来,但一直苦于没有资金。

  正发愁,天上掉下个“馅饼”。去年,作为省、市发展村级集体经济试点村,龙潭村得到了省、市、县三级配套资金共160.8万元,这些资金成为村里发展集体经济的启动资金。

  在省、市、县三级扶持下,龙潭村又多方筹措资金,将村里废弃的一所学校校舍进行整修,建成游学教育基地,用于接待一些学校的校外拓展活动。目前,该基地的建设已进入收尾阶段。

  去年,栾川县出台扶持政策措施,提出力争在3年内基本消除村级集体经济“空白村”。其中,2017年将全县80个村(含全部75个建档立卡贫困村)列为扶持对象,先啃硬骨头,使贫困村先脱贫;2018年,以贫困村、深度贫困村和脱贫攻坚任务较重的非贫困村为重点,继续投入资金进行扶持;2019年完成剩余村级集体经济“空白村”发展任务,实现全县214个行政村村级集体经济项目全覆盖,达到村村有项目、村村有收入的目标。

  消除村级集体经济“空白村”绝非易事,首先得有资金。在落实省、市发展村级集体经济试点村配套资金的基础上,栾川县实行了“5025”扶持计划,即对贫困村每村给予50万元资金扶持,非贫困村每村给予25万元资金扶持。2017年,全县80个村级集体经济项目共投入省、市扶持资金和县级配套资金4150余万元,有效解决了村级集体经济项目资金问题。今年,该县整合扶持资金3820万元,对新确定的121个村级集体经济项目也提供了资金支持。

  随着配套启动资金的注入,龙潭村集体经济发展迎来历史性突破,继而将赚回“第一桶金”。在郝跃川看来,该村集体经济实现盈利并非只是解决村里“无钱办事”的困扰,更重要的是,随着集体经济收入零的突破,基层党组织的吸引力、凝聚力和战斗力无疑将得到进一步增强。

  2 “八大模式”拓宽村级集体经济发展思路

  郝跃川告诉记者,龙潭村之所以能够建成游学教育基地,兄弟村也帮了不少忙。原来,在龙潭村筹措的全部资金中,有一部分是“外来户”提供的,分别来自于周边的光明村、庄科村、常门村、石宝村4个村。

  “当然,赚了钱也有人家的一部分,我们这叫抱团发展。”郝跃川说,县里为周边4个村配套的扶持资金,被他们龙潭村“吸纳”进来,共同建成了目前的这个游学教育基地。这种集数个村的扶持资金共同投资同一项目的村级集体经济发展模式,被栾川县称之为“抱团发展型”模式。

  在栾川县的214个行政村中,村与村之间,各有各的不同,各有各的特点,那么,发展集体经济也应该有不同的侧重点,因地制宜,不能搞一刀切。

  去年,栾川县委组织部、县委农工办曾向各乡镇和村征求意见,希望各地各村根据当地情况和发展意愿,上报发展项目及可以利用的资源等情况。

  赤土店镇竹园村是一个“资源空白”村,该村将20万元扶持资金投入到位于该村的一家新型页岩墙材厂,与其合作经营,最终实现分红。

  “双方最终商定,厂里一年给村里两万元分红。”竹园村村委会主任马双泉说。这种将扶持资金投入到某个企业,由企业向村里分红的模式,被称之为“合作经营型”模式。

  栾川县委组织部有关负责人介绍,经过一年多的探索,栾川县村级集体经济项目呈现出8种发展模式:抱团发展型、合作经营型、异地置业型、“筑巢引凤”型、专业合作型、搭车发展型、盘活资源型、“借鸡下蛋”型。这些模式,有效解决了村级集体经济发展思路不宽、项目难找的问题。

  该负责人介绍,这8种模式的探索运用,让村级集体经济发展刚起步就充满了活力。截至2017年年底,该县所有贫困村均发展了集体经济,其中集体经济收入超过3万元的村有46个,超过5万元的村有21个。

  与此同时,栾川县又及时出台了《栾川县村级集体经济发展收益分配管理暂行办法》,规定村级集体经济项目每年收入的60%用于滚动发展,剩余的40%切块用于村级经费、基础设施建设、扶贫济困、精神文明建设等,有效解决了收益分配问题。

   3 为资金管理装上“保险阀”

  市场经济,不可能“只赚不赔”,这是规律。那么,为村级集体经济发展投入的启动资金会不会因为经营不善而打了水漂?

  “谁也不可能违背市场规律,但我们会运用最有效的手段最大限度降低风险。”栾川县委农工办主任王志超说。

  今年5月,栾川县合峪镇石村村集体经济合作社与栾川桃源人家生态农庄有限公司签订协议,合作社将上级拨付的30万元扶持资金投入到生态农庄项目,与该公司合作经营,公司承诺每年给予该合作社不低于3万元的分红。在这个协议中,有一项条款至关重要,那就是若因公司原因造成协议终止,公司须返还合作社30万元本金,这一条款的签署,让合作社吃了“定心丸”。

  其实,入股这个生态农庄项目的并非只有石村村,合峪镇的酒店村、杨沟门村、马丢村、庙湾村等其他8个村的集体经济发展扶持资金也都投入到了该项目。那么,如果桃源人家生态农庄有限公司真的发生经营不善情况,它拿什么来返还这些村的本金?

  “这个可以放心,它有资产作为抵押。”王志超告诉记者,上述9个村将扶持资金投入生态农庄项目之前,就邀请了评估公司对其资产进行了评估。经评估,桃源人家生态农庄有限公司所有的6处房产等资产价值335.71万元,为保证9个村的合作经营资金不流失,该公司将其资产作为抵押,合峪镇人民政府还专门为此作出证明。

  石庙镇龙潭村的游学教育基地项目则有所不同。该项目位于龙潭村,但吸纳了其他4个村的扶持资金,那么,实现盈利之后,龙潭村会不会将挣来的钱据为己有?

  据了解,类似龙潭村的这种情况,其收益并不由村里管理和分配,而是由镇“三资”管理办公室负责。也就是说,钱并不经过龙潭村的手,该村没有分配权,这一措施,为其他村的收入提供了可靠保证。

  在村级集体经济项目的立项运营、资金投入、收益回报等各个环节,栾川县均建立了风险评估制度,由专家小组和经济顾问提前对项目运营过程、发展潜力和前景进行评估,指出项目风险点和短板,提前落实防控措施。该县还完善村级集体经济组织财务管理制度,制定了《栾川县扶持村级集体经济发展试点资金管理暂行办法》,对不同类型的经济发展模式,有针对性地制定财务管理办法,并由乡镇“三资”管理办公室定期进行审计审核,监督实施,为资金管理装上了“保险阀”。

  4 村级集体经济发展任重道远

  石庙镇龙潭村的游学教育基地即将竣工投用,在为该村带来集体经济收入的同时,还有一件事让郝跃川十分高兴,那就是“带动效应”。

  这个游学教育基地共有40多间客房,可容纳近百人住宿,同时,餐厅、会议室等设施一应俱全。基地由栾川一家教育集团承租,将产生可观效益。此外,在基地的对面,有数十家农家宾馆,或许都将因基地的建成和人气的聚集而分得一杯羹。

  “发展村级集体经济,目的不单单是为了让村里有钱,而是带动群众共同致富。”王志超说,目前,像龙潭村游学教育基地这样带动效应较为明显的项目在栾川还不多。例如,在该县村级集体经济项目中,有一种名为“异地置业型”的发展模式,也就是利用上级拨付的扶持资金在县城或镇区购买门面房,然后以出租形式赚得租金,虽然也可以实现盈利,但带动效应微乎其微。

  在很多人看来,目前村级集体经济发展的带动效应不明显,其主要原因是资金的不足。村级集体经济的发展需要达到一定规模,才能有效带动群众共同致富,目前仅凭上级的扶持资金显然是不够的。

  “生意总得从小做起。”合峪镇柳坪村党支部书记张建玲说,他们很看重这笔扶持资金,虽然只是能挣点小钱,但总比没有强,做生意不能光想着一口吃个胖子。此外,栾川县还将对村级集体经济发展先进村和优质项目进行评选,对先进村和优质项目分别给予10万元和5万元的奖励,这一激励措施也将不断提高农村发展集体经济的主动性、积极性。

  栾川县作为全省扶持村级集体经济发展试点县,在探索发展的路上遇到的难题远不止这些,诸如村级集体经济组织的登记注册、银行账户的开设等,目前都还存在诸多难题。但是,在无经验可借鉴,只能“摸着石头过河”的探索之路上,栾川将一如既往地走下去。(洛阳日报记者 李三旺 通讯员 李艳 石绍阳 文/图)

友情链接
中央政府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新闻周刊 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央视网 河南省人民政府网 河南日报 大河网 洛阳市政府网 洛阳日报 洛阳新闻网 中国搜索 搜报网
关于我们 郑重声明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入口 河南省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中共栾川县委栾川县人民政府主管     栾川县人民政府信息中心栾川县新闻中心主办
联系电话:0379-66814445 办公地址:河南•栾川•兴华中路投稿邮箱:lcxxwzx@163.com
网站备案:豫ICP备1503309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