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时间:
最新热门
最新推荐
位置:首页>> 文化栾川>> 【乡情乡韵】合峪蚕厂----永不消失的记忆...
【乡情乡韵】合峪蚕厂----永不消失的记忆
编辑:李伟 发表于:2017-11-22 点击:正在读取
原文出自:  中国·栾川网       转载时请注明出处和作者
合峪蚕厂----永不消失的记忆
杨春江

  

  我们口中的合峪蚕厂是指1958年建立的合峪柞蚕原种厂。在1971年被改名为缫(sao)丝厂,1983年更名为栾川县丝织厂,是县办国营企业。有丝织、纺纱等4条生产线,绢纺、丝织、机修、锅炉、漂练等5个车间。这些其实我都是听大人说的。那时候我们的任务是上学。

  不得不说的是国营企业对职工的照顾还是非常全面的。不仅有厂办幼儿园,医务室。还有一辆专门用来接送我们十几个学生上下学的专车。因为蚕厂距离合峪中心小学有将近两公里的路程。最早的时候是一辆手扶拖拉机,后来改成了一辆小中巴车。厂里临时调用中巴车了,就还是那辆手扶拖拉机去负责接送我们。有专车接送,蚕厂的孩子就总有一种非常自豪的感觉。合峪税所有位姓丁的大叔家也是蚕厂的,他有个非常高大上的偏三轮摩托。那时候一旦没车接送,最好的方式就是搭乘他的偏三轮回厂吃饭。他的孩子个子很小,他就让孩子钻在偏三轮右边的位置底下,这样右边的位置上就能坐下三个小孩子,他的身后能坐两三个,剩下的就都爬在后边的备胎上。一个偏三轮就把十几个孩子拖拉回蚕厂了,至今回忆起来都觉得无比温暖。
  所有蚕厂学生留在记忆里最深的大概就是经常有老师让我们从厂子里边带纺纱用的一种木棍做教鞭用。最悲催的还是自己兑的教鞭最后又打在自己身上。
  现在的孩子老师都不敢打不敢骂了。那时候我们的父母都是对老师说:他不听话了只管打,没事。回忆起来似乎我们那时候的父母都假爹妈,竟然让老师随便打。不过幸好合小的老师还都没那么“残暴”,最多只是象征性的打两下。
  教鞭的损坏其实都是被老师抽在讲台的书桌上抽坏的,也有被挨打学生上去偷偷弄折的。每当此时,老师都是说,那谁谁,下午给我再带一根来。
  教鞭并不容易找,那种光滑的纺纱棍子也不是到处都是。最正当的得到方法就是到蚕厂大门口的垃圾场里去刨。垃圾里多数都是已经损坏不能用的了,偶尔才能看到一根完整的。
  前一段时间到蚕厂故地办事,现在应该叫做钨钼科技工业园了。惊喜的看到行政院下边的台阶居然还是原样,一点没动。就算被我小时候腹诽过无数次台阶的高度问题也都没有解决。每个台阶的高度大约只有十来多公分,台阶面还很宽。一步一阶,太慢,如同莲步轻摇,一步两阶,台阶又太宽。
这里的台阶也不知道上学等车的时候数过多少次,可是一直没搞清楚到底有多少个台阶,因为所有人数的数字都不一样,争来争去也没有个准确数字,不信大家可以再去数一数,同一个人两次数的都会不一样。
  现在台阶两边的松树已经郁郁苍苍,从台阶的两边伸出来,连成一片,站在下边已经看不到行政院门头上“为人民服务”的几个大字了。那时候那是我们捉迷藏,演“打仗”的理想战场。
  台阶下边以前曾经有过两个威武的石狮子,现在不见了。不过让我惊喜的是下边广场上的喷泉池还在,没有了中间的假山,不过还有喷泉在喷水。
  合峪蚕厂的仿马海毛绒线曾经获得国家农垦部三等奖、国家农垦部“十佳企业金杯奖”。那时候蚕厂的产品非常出名,远销国内外。丝绸被面销售到英、美、德、意、日等国家。
  蚕厂最辉煌的年代还建有电视转播塔。那时候全县一共也没有几个转播台,合峪乡政府有一个,在现在初中的后山五龙顶上建着,五龙顶转播的是河南台,蚕厂的塔转播的是中央台。那时候家里能有一台黑白电视就非常了不起。每家的房顶还都必须立一根长竹竿天线。自从蚕厂有了转播塔,蚕厂前村附近的人收看电视就不需要室外天线了。只要把电视上自带的两根抽拉天线拉出来就可以收到信号了。比现在的有线电视还方便。
  合峪蚕厂无论多么辉煌,遗憾的是还没能经受住改革大潮和市场经济的考验,成为了一段历史。可是蚕厂的名字就像无论叫缫丝厂还是丝织厂还是绢纺厂一样,合峪人都只管他叫蚕厂。直到现在都还把在钨钼科技上班人的人称为在蚕厂上班,前村的那个路口也一直被称作蚕厂路口。
  记忆已经定格,生活还得向前。原来蚕厂的职工已经分散到全县的各个地方,但愿他们都能在新的天地里创造新的辉煌。  
友情链接
中央政府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新闻周刊 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央视网 河南省人民政府网 河南日报 大河网 洛阳市政府网 洛阳日报 洛阳新闻网 中国搜索 搜报网
关于我们 郑重声明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中共栾川县委栾川县人民政府主管     栾川县委宣传部栾川县政府信息中心主办
联系电话:0379-66820266 办公地址:河南•栾川•兴华中路投稿邮箱:lcxxwzx@163.com
网站备案:豫ICP备1503309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