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时间:
最新热门
最新推荐
位置:首页>> 文化栾川>> 【栾川写手】老家的记忆...
【栾川写手】老家的记忆
编辑:侯豫炯 发表于:2017-10-10 点击:正在读取
原文出自:  中国·栾川网       转载时请注明出处和作者
  近日,接二连三地回了几趟老家。
  老家的老房子要修缮了,父母年事已高,虽无具体事可做,但渐而走下坡路的身体状况已不允许他们操心和操作!步入中年的我,也是第一次承担起这次老家房子的修缮责任。
  回到老家,久违而兴奋的情绪依然盈满我的身躯。面对老屋顶小青瓦吐露出的岁月斑驳,我兴奋之余又多了一些亲切感!瞬间,儿时生活的画面不断浮现着,我的思绪也早已回到了那时的快乐之中。
  许是人已中年的缘故吧!

  “这就是我小时候,你爷爷给我做的!”我拿起木制小手枪磕着上面的灰尘对儿子说。我清楚地记起,那时我才上小学,由于是家里唯一的男孩儿,跟别人一样,我的父母也很爱我,但不溺爱,要求极为严厉,尤其是担心我在外玩耍出意外。所以,每每放学或者过星期,我不能像村里的孩子一样四下乱窜,到处乱跑,无天无地玩耍,而是规规矩矩、老老实实地坐在院子的一旁,一边看着父亲做木工,一边去完成父母布置的作业(那时候,老师一般不布置作业)。木制玩具小手枪就是那时候这个背景下,父亲可能是“可怜”我,给我的意外奖赏。我把这支带着沧桑的玩具手枪递给儿子的一刹那,心头一闪:必须用我父母对我的爱来爱我的孩子!

  走进外间,映入眼帘的是墙上挂着陪伴我童年的铁环(不知道别的地方叫什么),钢筋做成的玩具。父母要求严,也不是不让玩儿,而是要有节制,有安全保障的玩儿。铁环的产生凝聚了父亲的智慧。一根钢筋弯成一个圆圈,直径大约25厘米。别人家孩子的铁环接口处都是焊接起来的,而我的却是全手工的,接口处是用细铁丝扎起来的。包括用粗铁丝做成的推铁环的钩子,也是父亲纯手工做的。父亲一边做,还一边启发我该怎么做。告诉我钢筋本是一条线段,弯起来是圆,这条线段的长和圆的周长是一样长的等等。虽然我那时根本听不懂,但现在想起来,那是父亲在把他的知识向我传授,是来培养我的兴趣的。也许后来我的几何成绩好跟当初的启蒙教育有关。父亲做手工活儿还真是个“把式儿”!制成的铁环,推起来居然没有接口处那“颠簸”的感觉,也许是儿时的马路是沙土路不平整把其掩饰的缘故。我一边剥落着铁环上的锈,一边若有所思:父亲是一位平凡的农民,尽管从小聪明睿智,但家里兄弟姊妹多,在小学时跳过级,还被免试读高中的父亲,无奈家境困难,读不起书而中途辍学。父亲是伟大的,至少在我心中,我的父亲伟岸、高大!对我的教育无时不在,尽管有时不合时宜,尽管有的不够科学,但他就是用他独有的理解教育着我,使我成长。所以我想:我应该像父亲一样去教育我的子女。

  环顾老屋四周,一切都是陈旧。用岁月堆积起来的老屋,盛满了儿时的记忆。昏暗的煤油灯下母亲缝补衣服,夏日月光下聆听父亲那《水浒英雄打天下》,秋收季节围着玉米堆干农活儿时,父母那“做事先做人,要做善良人”的教诲……仿佛一股脑儿全都跳了出来,来不及细细地过电影,来不及细细的品味,来不及去获得当初的价值,都挤着、推着,前呼后拥地往记忆的大门前涌着……
  老家的内容是丰富的,老家的记忆是快乐的,陪伴我儿时成长的赖以生存的老屋即将完成使命,更貌换颜了!但对老家的记忆不会忘记,儿时的快乐也镌刻在脑海的最深处。极为宝贵的,应该是那个时候,我接受的教育,才是一笔永久的财富!
  老家的记忆,永远不会忘记!(崔光杰)



友情链接
中央政府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新闻周刊 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央视网 河南省人民政府网 河南日报 大河网 洛阳市政府网 洛阳日报 洛阳新闻网 中国搜索 搜报网
关于我们 郑重声明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中共栾川县委栾川县人民政府主管     栾川县委宣传部栾川县政府信息中心主办
联系电话:0379-66820266 办公地址:河南•栾川•兴华中路投稿邮箱:lcxxwzx@163.com
网站备案:豫ICP备15033093号-1